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设为首页
  • 点击收藏
  • 手机版
    手机扫一扫访问
    798手机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798公众号
798艺术网 门户 走近798 查看内容
  • 中國工藝|花絲鑲嵌
  • 青澀之美 · 《伊豆的舞女》
  • 佛造像

【大家】城市符号:798艺术区

2016-2-29 15:06| 发布者: azoo| 查看: 616| 评论: 0

摘要: 当下的798已不再是昔日的带着点反叛意味的文化符号了,它充满了一种浓郁的又不乏浪漫的商业气息。 (图注:2011年8月14日,北京,798艺术区内的景物。798艺术区是中国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已成为京城地标性旅游佳地 ...

       当下的798已不再是昔日的带着点反叛意味的文化符号了,它充满了一种浓郁的又不乏浪漫的商业气息。

(图注:2011年8月14日,北京,798艺术区内的景物。798艺术区是中国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已成为京城地标性旅游佳地。)

假如你是一位飒爽英姿、雄心勃勃的文艺青年,或隶属小资、小清新的族类,甚或你准备将自己悄然纳入到这一时尚潮流中,而又首次来到了这座著名的城市——帝都,那么,或许你很可能会将798艺术区列入你必将一游的去处。

大名鼎鼎798的名号先声夺人地进入我的耳鼓,还是在2005年,彼时的它,远没有被看作帝都文化生活中的一个著名符号,它只是偶尔在小圈子中被人说起。

798偏居帝都东方之一隅,仿若是个对文化先锋一族颇具诱惑力的地方,甚至还裹着一层云山雾罩的神秘——那是因了据说已有一颇社会名流或文化精英率先在那里安家落户了。我是一个不太愿意趋众的人,既所谓的赶潮流赶热闹,一如当年的三里屯,当众人均对那里的热闹趋之若鹜时,我兴致大减,与它挥手告别。它不再是我时不时会去漫游一下的地方了。我只是这座古老都市的一名冷静的旁观者,一个游手好闲的人。

后来是因了我的一位戏剧界的朋友邀我去那里的一家法式餐厅就餐,在朋友绘声绘色地描述下,那家法餐厅似乎独树一帜。那是我第一次光临798,心中跃跃欲试地萌生了一份好奇,毕竟关于它的神话在小圈子里流传已久,而自己始终没找到机会一睹酷容。

西餐厅坐落在798最经典的德式厂房里,没有任何醒目的示人招牌,大门亦是莫名其妙地紧闭着的,如不是事先约定,我这个初来乍到者定然会以为这里面空无一人呢。餐厅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中显过于空旷了,透过紧闭的玻璃门可以窥见里面点缀似地摆放了两张长条桌和坐椅,在这个空空荡荡的屋子里显得更像是一件件匠心独运的艺术装置,和这个大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空间构成了一个奇妙的关系。

那天的法式西餐吃得有如一个仪式,我人生中首次领略了法国式的餐礼,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餐前酒及餐后酒,法式的可口的菜谱亦是按程序一道道端上来的,而且当天晚上只接待我们这一桌。这亦是此家餐厅的礼仪式的规矩,由一对从法国归来的夫妇并自下厨与伺候,这让我感到了惊愕。后来一问才知,男主人原是北京的一名著名的京剧演员,后赴法国,因了酷爱法式大餐,学就了这一门好手艺,归国后发现798富有他理想中的艺术氛围,于是与朋友们一道联合投资了这家法式餐厅。那一天,我们所谈论的话题大多围绕着艺术而展开,而在这样一个弥漫着艺术感的氛围里,谈论艺术,似乎也是适逢其景的,让我觉得这里的环境似乎潜在地规定了一个关于艺术话题的诞生。

那时的798远没像今日这般如同一个热闹非凡的大集市,人声嘈杂而熙来攘往的络绎不绝,那时它还显得相对的清静,偶尔见到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亦属清雅而“文艺”的脸,在东张西望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好奇。显然,那里还是一个刚刚开始、但尚未充分开掘的艺术圣地。而在彼时已然先期落户之人士,又大多是一颇嗅觉灵敏的艺术家或从海外归来的精英人士,因为倘若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和眼界你很难想象在这个尤显破败的厂区,会与艺术气息产生关联——的确,乍眼看上去一如它的真身,就是一个因颓败而尤显奄奄一息的倒闭的工厂。

当代中国,一旦大踏步地进入了现代化进程之后,进入了信息与消费时代之时,798连一声悲摧的叹息都来不及发出地就被送进了它所象征的工业时代的末日,从而预示着一个曾经有过的历史的终结。

798的前身是一个无线电器材厂,据我所知它生产电子管,在它诞生之初,这一产品代表一种相当先进的工业技术。“无线电”——仅凭这三个字,在那时就让人已然觉出了它所处在的工业时代的前沿,而厂家又以数字命名则间接地标识出它还是一家军产工业的基地。但这一切并非是798众望瞩目的地方,它的诱人之处在别处——在它的那个别致的厂房躯壳与形制。

798的厂房是委托东德人建造的。那时的苏联老大哥与东德与我们“欣欣向荣”的祖国一道尚属社会主义大家庭之一员,共同的信仰与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将这几个国家联合为一个神圣的同盟,而对于一个刚刚建国而又一穷二白的国度而言,在现代化道路上先进一步的苏联与东德伸出援助之手当是必然。

就在这样的一个历史背景下,798隆重登场了。当我在2005年出现在798厂区时,它只徒剩遗留下的一片工业时代的残迹,厂房大多都已腾空了,厂区内空旷的街道上也难得见到几个人(除了三三两两的闲散游客以及居住、工作在此的稀稀拉拉几人),个别的破败的厂房里还能听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但亦属苟延残喘了,就像是最后的叹息。那些最具规模的厂房都已然清空,偌大的空间尤显空旷,也就是在这样一种凄惨的情景之下,一个艺术般的奇迹也随之而诞生了。

因了机器的撤离,腾出了它空旷的巨大空间,我们的视觉系统便不由自主地被这个建筑主体所吸引,那个我们所略微知晓一些的包豪斯建筑风格尽显眼前了——敦实而厚重是这些厂房最先摄入视野中的印象,然后便是墙面的直线上升,到达一定的高度时又神奇地形成一个弯曲的陡坡式的穹顶,奇妙地构成一个半圆型的屋顶弧线,而在弧线与直线相衔接的高处,一字排开一扇扇巨大的钢架玻璃窗,这些窗户一反常规地不在我们习见的与人的视野相平行与呼应的位置,它就坐落在高外,让阳光与天光透过它一字排开的窗户斜线地射向地面。

包豪斯的设计理念来自于德国,它诞生于一九一九年,在那个年代,一战的阴影刚刚从欧洲大地上渐趋散去,乐观与理想主义正在走向复苏,一直在欧洲大地涌动着的前卫艺术再次掀起了狂热的浪潮。二十世纪刚一拉开大幕,一个有关艺术的神话般的时代便开始了:1900年毕加索穿着一条灯笼裤(还拿着一个画夹)独自来到了巴黎街头,而他以后的挚友法国人勃拉克亦从勒阿佛尔同期来到了巴黎,并进了当地一家艺术学校。

在那个时候,谁都不可能想到一位两袖清风一贫如洗的外乡人毕加索,会在不久的将来在巴黎这座历史名城一举成名,并与勃拉克一道创立了影响深远的立体主义。那一年,马蒂斯这位野兽派的鼻祖亦第一次在巴黎举办了他个人的画展,而另一家著名画廊专为在世时默默无名的梵高专门举办了一个大型的梵高回顾展(由此也为塞尚的隆重登场创造了条件)。由此不难见出,前卫艺术在二十世纪的开端已然开始了它的跃跃欲试地蓄势待发。而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利坚,现代艺术虽然距离它们还尚须时日,但它们已然在芝加哥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摩天大楼了。随后的几年,来自俄国的艺术家康定斯基画出了他的第一张彻底的抽象派作品,震惊画坛。这是一般势不可挡的艺术新浪潮,实验与探索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流行风尚,包豪斯裹挟在这股浪潮之中,不可能不受其影响而有所作为,虽然它略微的迟到了几年。

至今无法推断包豪斯的艺术理念与同为德国人的马克思之间是否存在着一种潜在的关联——马克思是一个反资本、反剥削而为底层人民的自身解放而探索的思想家,而包豪斯的理念在我看来亦包涵了这一思想的因子——它是平民的、自然的、朴实无华的,反对的是贵族式的奢华与富丽堂皇,它以一种不加掩饰地对原始质料的信仰来确认自己的艺术观念,显然,在这一艺术理念的指导之下,工业时代诞生的产品:混凝土、钢铁、泥砖等作为有待创作的艺术元素(或曰潜在符码)而被赋予了一种前人未曾发现的美学意义,它断然摒弃了所有的巴罗克贵族美学式的雕琢、伪饰与装腔作势,还原了物质的自然本性,并潜心发掘出它们所具有的不可思议的美感,以及一个建筑物所应当具备的最大可能的实用性;为此,包豪斯的功能美学,以及对自然材质的尊重与使用,形成了一种它所独有的包豪斯式美学范型,我甚至认为声名显赫的后现代艺术家杜尚日后展示的作品《泉》,究其启示之源头,恐怕亦来自于包豪斯对工业“材质”的崇拜,区别仅在于杜尚崇拜的是工业成品,而包豪斯直接向工业材质致以崇高的敬意,甚至这些材质本身就是包豪斯的艺术灵感之源。

当我把叙述再度转回到798时,显而易见的是,由东德人设计建造的798受到了包豪斯艺术理念的熏陶与影响就将一目了然了,而且这一设计理念从形而上的意义上看又与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思想不谋而合,但在当时的中国,恐怕深知其艺术背景的人可谓寥落晨星,他们至多只知道它的实用与宽敞,以及质朴无华的造型风格。

798显然在等待着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等待着当它褪去了表征一个消逝时代(庞大的制造工业)的外衣,而显现出它自身裸露出的“真容”时,才能再度地进入当代人的视野。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最先入住废弃后的798的人,竟会是美国人,显然,他知道包豪斯的艺术理念与建筑造型之间的关系,由此不难看出,一种美的被发现,是需要一种美学理念作为其心理支撑的,也就是说,美不能仅仅是一种经验中的事实,而是被教化的结果,否则,那个被“发现”前的798,至多不过是一个倒闭的废弃的厂区,它与美感无缘——如果不是因了包豪斯的启示。

随后涌入798的“先知先觉”者们,自然是那些嗅觉灵敏的文化精英,他们中许多人有着海外归来的背景,亦因这一文化背景,他们迅速地发现了798的潜藏的文化与艺术的价值。很快,一些时尚类的杂志社、画家与艺术设计师的工作室纷涌而至了,他们分别占领了那些空旷的厂房。

而在当时,这些人的出现定然让那些被时代遗弃的留守工人们感到了诧异和不解。这个已然与工业时代告别的闲置厂房从此有了一笔意想不到的收入,从当时的租金上就不难见出留守人员的心态:每平方米租金仅七角钱,而且一口气签订了三年的合同(估计这些留守者,在签订合约时还心有余悸地担心入住者会有一天迅速撤离)。从今天来看,这个租金便宜得惊天动地,但在当时的留守者看来,他们一定以为自己大大地赚了一笔额外之财。

随着第一批颇有影响力的精英人士入住,亦带动了一些好事的外国记者(他们一直在敏感地寻找着变化中的中国的最具西方化的信息)来此一游,从而,他们发现了这里的新闻价值:包豪斯的建筑范型,以及一批颇具反叛精神与新潮风格的艺术家的西方化的生活形态,很快,798的名字出现在海外各大媒体上,它甚至跨越了它自身具备的文化内涵而成为了一个显著的政治符号。就在798声誉鹃起之时,又风闻市政府已将798列入撤除改建的区域,于是北京文化界人士与海外媒体遥相呼应地将这一撤除计划及时地制止了,这也无疑推波助澜地将798的大名名扬海外。从此,798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包豪斯建筑了,他已然被建构成了一个政治性的象征,而文化性的意指功能仅成了它的附带产品了。

今日之798,已然成为了北京一景,一个文艺青年、小清新以及来自外地的游客会光顾的游览圣地,仿佛只须到此一游,浑身上下便沾染了一些光彩夺目的艺术气息。它的租金亦已今非昔比,一批最早的入住者早已陆续撤出了——他们最初入住除了包豪斯的建筑范型让他们心有惊喜之外,这里还是一个可以远离闹市喧嚣的安静之所在。显然,这份安然静处的氛围很快成为了又一个消逝的历史,而另一批新人又兴致勃勃地入住了——画廊、餐厅、酒吧、咖啡馆、品位饰物小店应有尽有,且琳琅满目。

当下的798已不再是昔日的带着点反叛意味的文化符号了,它充满了一种浓郁的又不乏浪漫的商业气息,由此而不难见出,在一个由金钱所主导的时代,任何一个有名物,它的命运归宿最终都会背离它诞生时的初衷,而走向商业。


来源:腾讯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手机版网站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400-123-45678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中国北京798艺术区
电邮:beijing798vip@163.com
QQ:798937733

Powered by 798艺术网 X3.1© 2001-2018 art798